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政策法规

资讯中心News

公司延长员工试用期限,员工可以要求赔偿吗?

人才租赁

案例回顾


方某某于2018年3月26日入职某公司,任总监一职,双方订立有期限自2018年3月26日起至2021年3月25日止的劳动合同,其中试用期至2018年6月25日止。月薪加上绩效、奖金等大约1万余元。


三个月试用期满,公司认为方某某销售业绩为零,与简历所介绍的优异销售能力不符,因此其公司延长3个月试用期。


延期考察通知书内容显示:


"方XX先生:三个月试用期间,方XX表现较好,能够完成基本工作,但作为公司营销部门来说,'出单'是结果导向,在三个月试用期间没有签单,按照公司《营销人员绩效激励办法》,不予转正……现经公司决议,将王荣耀的考察期延长三个月,日期为2018年6月26日至2018年9月25日。届时,公司、团队负责人综合评定在此期间内的表现后,另作安排。"


2018年12月28日,公司向方某某送达了《解聘通知书》,其中载明的解除劳动关系原因系方某某任职期间绩效未完成。


方某某申请仲裁要求公司支付违法解除的赔偿金及违法约定试用期的赔偿金,仲裁委员会裁决公司支付违法约定试用期赔偿金42027.59元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3331.8元。


公司不服,提起诉讼。


一审判决


一审判决:再次约定试用期的行为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公司应当赔偿。


一审法院认为,同一用人单位与同一劳动者只能约定一次试用期,本案中,公司与方某某订立有三年期的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约定试用期至2018年6月25日止,此后该公司于2018年6月25日以方某某试用期无签单为由延长试用期至2018年9月25日,属于二次约定试用期,无论公司与方某某是否已就延长试用期的问题协商一致,再次约定试用期的行为已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


另外,通过2018年9月30日公司出具的《试用期转正通知书》可知,方某某自2018年10月1日成为正式员工,再结合2018年9月26日至2018年10月25日期间的工资发放情况可知,方某某的试用期至2018年9月30日,故公司应支付方某某2018年6月26日至2018年9月30日期间违法约定试用期的赔偿金42 027.59元。


因用人单位作出解除劳动合同等决定而发生劳动争议的,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本案中,公司于2018年12月28日向方某某送达了《解聘通知书》,其中载明的解除劳动关系原因系方某某任职期间绩效未完成。为此,公司应就解除劳动合同的理由承担举证责任,但公司提交的证据均无法证明方某某知晓绩效考核任务且在职期间未完成,且即使在方某某在上述情况,公司以此为由提出解除亦不符合法律规定,由此可以确认公司与方某某解除劳动合同属于违法解除。结合方某某的工作年限及工资标准,公司应支付方某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2 557.47元。


综上,一审判决公司支付违法约定试用期赔偿金42027.59元及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2557.47元。


公司不服,向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认为延长试用期是方某某同意的,且延长的期限加上原试用期没有超过法定的最长6个月,公司无需赔偿。


二审判决


二审判决:就算是劳动者认可,二次约定试用期行为已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的上诉请求、理由及答辩意见,本案二审争议焦点有二,一是公司是否应当支付方某某违法约定试用期赔偿金;二是公司解除行为是否合法。


1、就违法约定试用期赔偿金问题,同一用人单位与同一劳动者只能约定一次试用期。


本案中,公司与方某某订立有期限自2018年3月26日起至2021年3月25日止的劳动合同,其中试用期为2018年3月26日至2018年6月25日。后公司以方某某在三个月试用期间没有签单为由将试用期延长至2018年9月25日,这一行为属于二次约定试用期,公司虽主张方某某对延长试用期表示认可,但二次约定试用期行为已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延长的期间不再属于法定试用期。


此外,公司出具的《试用期转正通知书》显示,方某某自2018年10月1日成为正式员工,结合2018年9月26日至2018年10月25日期间的工资发放情况,可以认定公司将方某某的试用期延长至了2018年9月30日,公司这一行为违反法律规定,故一审认定公司应支付方某某2018年6月26日至2018年9月30日期间违法约定试用期的赔偿金42 027.59元处理正确,本院予以确认。


2、就公司解除劳动合同问题,因用人单位作出解除劳动合同等决定而发生劳动争议的,由用人单位负举证责任。


公司向方某某送达的《解聘通知书》显示,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的原因为方某某任职期间绩效未完成,但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方某某知晓绩效考核任务以及在职期间未完成绩效考核任务。即使方某某知晓绩效考核任务且在职期间未完成绩效考核任务,公司以此为由直接解除劳动合同亦不符合法律规定,公司虽主张《解聘通知书》系方某某强行要求其公司出具的,但其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该主张。


据此,一审法院认定公司与方某某解除劳动合同属于违法解除,公司应支付方某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22 557.47元处理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确认。


综上所述,公司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二审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